关于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是由公益财团法人日本设计振兴会主办的“综合性设计评价制度”。其目的是通过评选并表彰以各种形式展现的“好的设计”来引导我们的生活、产业乃至社会整体朝更为富足(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方向发展。
其起源是1957年日本通商产业省(现改为“经济产业省”)创办的“优良设计商品评选制度(Good Design Selection System·通称“G标志制度”)。该制度迄今已经持续实施了近60年。评选对象涵盖设计的所有领域,每年的获奖数量约为1,200件,60年间获奖总数已达44,000余件。另外,只有荣获优良设计奖的设计才有资格使用“G标志”。已有超过半个世纪历史的“G标志”一直是“好的设计”的指标,其影响力经久不衰。

优良设计奖中的 设计

“设计就在身边”
你创造商品、业务、项目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而实施的计划本身实际上就是“设计”。色彩或形态、技术或功能只是用来实现该目的的一种手段。设计通常以“人”为中心,正因如此,它才会具有促使社会发展的力量。我们认为能够真正地丰富某人的生活、或具备这一可能性的事物即为“优秀设计”。

详细内容请参见此处。(English)

优良设计奖的评选对象

优良设计奖的参赛对象形形色色,不管是有形或无形的设计都可报名。在评审过程中,不仅是评价作为名词参赛的“设计”,而且会对其背后蕴含的设计过程、思想、意义等多个方面进行考量并作出综合判断。
现在,优良设计奖的应征项目无所不及,从家电、汽车等工业产品到住宅、建筑物,从各类服务设计、应用软件、公关项目以及地方经济振兴的传达设计等到商业模式、研究开发等各类项目都可报名参赛。

优良设计奖的理念

当把“设计”作为动词考量时,优良设计奖也是一种设计,需要直面社会构建更好的制度并使其日益完善。对于什么是“好的设计”,也需要面向社会不断地思考。
因此,在优良设计奖中,可以用以下五个词汇来表述“优良设计奖的理念”,这也正是我们必须经常面对的最根本课题。

人性(HUMANITY)
对于事、物的创造发明能力
真实(HONESTY)
对现代社会的洞察力
创造(INNOVATION)
开拓未来的构想力
魅力(ESTHETICS)
对富足生活文化的想象力
伦理(ETHICS)
对社会、环境的思考能力

如以一句话来概括以上内容,即可描述为:在依据高标准的伦理道德且看准事物本质的基础上為人类进行的充满魅力的创造性活动。不管所追求的“富足”的本质如何变化,这个理念都是普遍适用的。
此外,这句话亦是优良设计奖的行动指南,也是优良设计奖所指的“优良设计”的定义。

优良设计奖的构建形式

优良设计奖不仅仅是“选择好的设计”的一项赛事,而且也是一项与参赛者同心协力,一起创建未来社会的活动。

  • 通过Good Design Award甄选,发现当代社会中的质量标准和通往未来社会的可能性
  • 使用 G 标志,与获奖者一起广泛地共享发现
  • 通过共享,萌发出新创造意识,并成为下一个质量标准的储备

通过以上三者循环,进一步提高社会发展的推动力。这就是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的目标

优良设计奖并不是单纯的比较设计优劣的竞赛·比赛。而是从参赛对象的设计“是否能够令生活、社会更加富足”这一视点,即设计的效果·效用之视点来进行评价及表彰的活动。
“好的设计”中所蕴含的思想及方法论可以为既是生活者又是劳动者的我们提供进行未来活动的线索。这种线索既是产生新的好设计的源泉,也是创造新的社会的原动力。优良设计奖旨在构筑能够催生出“面向新社会的创造性连锁反应”的平台框架。那么,在这种“创造性连锁反应”里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呢。

说到底就是“察觉(发现)”

在我们身边有各种各样的设计以具体的事物形态呈现。但是,如果只是看到这些事物的表象是很难察觉到其中蕴含的思想及理念的。优良设计奖希望能用更容易被理解的语言来表达这些“优点”及“可能性”,从而使更多的人们“察觉(发现)”,通过创造性的连锁反应使社会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为新的创造提供线索

这就是优良设计奖的目标。
此外,优良设计奖所追求的理想是“来报名参加优良设计奖的所有对象都能获奖”。我们认为,只有当所有报名参赛的对象都能够对现在的用户、产业及社会尽其所能,在形成品质标准的同时并推动社会前进的情况下,优良设计奖才算实现了其终极目标。

优良设计奖的流程

优良设计奖定为每年4月开始报名。经过一次评审·二次评审,于该年度的11月举办获奖展览·颁奖典礼。直至次年3月出版获奖年鉴,每届的活动历时一年。优良设计奖的流程大致可以分为“报名”“评审”“发表”三大部分。具体如下:

  1. 报名

    每年4月通过网站公布该年度的报名章程以及评委会委员名单。希望报名参赛的企业、团体或设计师需要在6月上旬之前通过报名网站填写参赛对象(以下称之为“评审对象”)的相关资料。而“长寿设计奖”则是由用户或者设计师推荐来募集评审对象的。

  2. 评审

    评委会在确认优良设计奖的理念以及评审方针后开始评审工作。第一次评审是根据应征的信息,重点审查其设计思想、意义是否与优良设计奖的理念以及评审方针吻合,以此判定该评审对象是否适合参赛。
    第二次评审是从各个视角讨论眼前的评审对象实物。评审过程中最重视的是积极发现评审对象的“闪光点”,通过反复讨论选出“优良设计奖”。

  3.    
  4. 发表

    9月下旬公布该年度“优良设计奖”的评审结果。结果公布后,获奖的评审对象(以下称之为“获奖对象”)可以使用“G标志”。此后,将举行所有获奖对象齐聚一堂的展览会(以下称之为“获奖展”)。在获奖展上,来者云集。不仅设计相关人员,流通从业人员、媒体从业人员、学生、一般消费者、海外考察团等各行各业的人都会前来参观考察。此外,同期举办的还有公开演讲会以及促销企划等各种活动。
    我们会为优良设计奖的获奖者颁发奖状并举办颁奖典礼。次年3月,将会出版发行刊载了该年度所有获奖对象的优良设计奖获奖年鉴。

参赛价值

荣获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能够向人们传达获奖对象是能够引导社会发展的“好的设计”,是绝佳的宣传机会,并能提升企业形象。另外,通过参加获奖展及各类宣传企划活动,还可以增加获奖设计的曝光机会,好处不胜枚举。在此,为您介绍其中的部分内容。

颁发奖状

所有优良设计奖获奖者的每件获奖设计均可获得奖状一张。“优良设计百佳奖(Good Design Best 100)”及“特别奖项(Special Awards)”的获奖者还可同时获赠奖杯。


グッドデザイン賞の受賞者には、受賞対象ごとに表彰状が贈呈されます。「特別賞」の受賞者には合わせてトロフィーが贈呈されます。

在线(历届获奖对象)展示・宣传

迄今为止,所有获奖对象都会被放入网上的“历届获奖对象”栏目中进行在线展示・宣传。自2000年起,不仅可以在网上检索浏览获对象的照片、规格、企业名称、设计师名称,而且还可以看到获奖对象的简介、设计师的解说、评委会撰写的获奖理由等信息,使其成为设计界的共享资产。这个栏目的内容通过链接受到全世界关注的同时,也为新的合作及设计项目的诞生提供了机会。

评委寄语

评委会对每件获奖对象给予评价。获奖对象“哪一点获得了高度评价”的评语会被汇总并反馈给每位优良设计奖的获奖者。

参加优良设计奖获奖展(G展)

参加该年度所有获奖对象齐聚一堂的展示会(优良设计奖获奖展)。前来参观的不只有设计相关人员,还有流通从业人员、媒体从业人员、学生、一般消费者、海外考察团等。这是一次向众多不同领域的受众进行宣传的绝好机会。

参加颁奖典礼/恳谈会

获邀参加“优良设计奖获奖展(G展)”同期举行的颁奖典礼,以及之后的恳谈会。这是向媒体发稿以及与评委交流的绝好机会。

G标志的使用

可以使用“G标志”作为获奖的证明。G标志是只有被认可的“好的设计”才可以使用的标志,其社会价值广为人知,深受生活者的喜爱。获奖者可以使用G标志宣传获奖对象。


左:商品パッケージでの使用 中左:店頭POPでの使用 中右:商品カタログでの使用 右:WEBでの使用

刊载在获奖年鉴上

获奖对象会被刊载在获奖年鉴《GOOD DESIGN AWARD》上。该年鉴既是优良设计奖的官方记录,同时也是当代设计的存档,是一本可以长存于世的书籍及可以在世界上引以为傲的年鉴。


Photo:Takashi Mochizuki

媒体报道、参加活动的机会增多

获奖对象会有机会刊登在杂志的特刊上、亦有可能陈列在商场的特设柜台,还可以参加海外展览会。此外,通过参加由优良设计奖赛事主办单位举办或协助举办的各种展会或活动,获奖对象可以在更多媒体及店铺中崭露头角。


左:TSUTAYA六本木(ヒルズ) 右:渋谷ロフト

合作

优良设计奖通过与国内外各类机构合作、与各国的设计奖进行制度合作、与各国的设计机构合作来推动以亚洲地区为中心的国际化活动。

与海外设计奖的合作

优良设计奖现在正以亚洲地区的设计振兴为目的,与泰国、印度、新加坡的设计奖签订了制度合作伙伴关系,为对方提供优良设计奖的经验知识并共同进行推广宣传。

与泰国的“卓越设计奖(Design Excellence Award)”进行合作

2008年3月,泰国政府创设设计振兴制度“卓越设计奖(Design Excellence Award)”。为了支持该奖项的创办,日本设计振兴会与泰国商务省出口振兴局(Department of Export promotion)就“优良设计奖”和“卓越设计奖”签署了合作协议。
此后,向对方派遣评审该奖的评委,参加该奖获奖设计的优良设计奖评审工作,与对方展开了广泛的合作。除此之外,还在两国召开了获奖作品展示会等,致力于促进两国各自的获奖设计不断向前发展。
* 现DITP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Trade Promotion)

与印度的“I Mark”进行合作

日本设计振兴会与印度的设计政策执行机构“India Design Council (IDC)”自2010年4月签署了关于设计推广的合作备忘录(MOU)以来,设计振兴会以其自身主办的优良设计奖的经验知识为基础,协助印度国家级设计奖项的设立以及运营活动。从2012年起开始设立“印度设计标志奖(India Design Mark, I Mark)”(I Mark),来自日本的专家也参与了评审,设计奖项运营顺利。另外,在I Mark评审会场对外公开展览时,也同时展示了优良设计奖的获奖产品,在印度市场宣传日本产品。从2013年开始,获得I Mark奖的产品参加角逐优良设计奖时可以免去第一次评审,而获得了优良设计奖的产品角逐I Mark奖也可以免去该奖的第一次评审。这样就可以更轻松地向印度市场宣传日本产品,推动了设计奖制度的相互合作。


与新加坡的“SG Mark”进行合作

日本设计振兴会自2012年起与新加坡政府的信息文化省的下属组织 “新加坡设计理事会 (DSG)”合作,帮助其按照新加坡的设计政策设立了国家设计奖。2013年12月,与DSG下属组织的设计业界组织Design Business Chamber Singapore(DBCS)签署了设计奖及促进设计的合作协定(MOU)。2014年3月,举办了第1届“新加坡优良设计标志奖(Singapore Good Design Mark, SG Mark)”赛事。来自日本的专家也参与了评审。获得了SG Mark奖的产品也可以免去优良设计奖的第一次评审,而获得了优良设计奖的产品同样也可以免去SG Mark的第一次评审。优良设计奖为各位提供了进入亚洲经济据点之一的新加坡的机会。

与设计相关团体的合作

优良设计奖正在推进与各国的设计振兴机关的合作。

优良设计奖评审方面的合作

优良设计奖在台湾、韩国及香港与以下设计振兴机构合作,并邀请当地评委加入实施海外评审会以评价当地的评审对象。

  • 韩国设计振兴院(Korea Institute of Design Promotion / KIDP)
  • 台湾设计中心(Taiwan Design Center / TDC)
  • 香港设计中心(Hong Kong Design Centre / HKDC)

与设计相关团体合作

如下所示,优良设计奖与国内外不少设计相关团体建立了合作关系

  • Associazione per il Disegno Industriale / ADI
  • Corporate Synergy Development Center, Taiwan / CSD
  • D & AD
  • Design & Crafts Council Ireland / DCCI
  • Design Center of the Philippines / DCP
  • Design Singapore Council / DSG
  • GOOD DESIGN Australia
  • Hong Kong Design Centre / HKDC
  • Industrial Designers Society of Turkey / ETMK
  • Industrial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 ITRI
  •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Design / ico-D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Interior Architects/Designers / IFI
  • Japan Industrial Designers' Association / JIDA
  • Japan Interior Designer's Association / JID
  • Japan Craft Design Association / JCDA
  • Japan Package Design Association / JPDA
  • Japan Graphic Designers Association / JAGDA
  • Japan Jewellery Designers Association / JJDA
  • Japan Sign Design Association / SDA
  • Japan Design Space Association / DSA
  • Japan Design Protect Association / JDPA
  • Korea Association of Industrial Designers / KAID
  • Korea Institute of Design Promotion / KIDP
  • Metal Industries Research & Development Centre / MIRDC
  • Seoul Design Foundation / SDF
  • Taiwan Design Center / TDC
  •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Art, Design and Media / CUMULUS
  • The Swiss Society of Engineers and Architects / SIA
  • World Design Organization / WDO

宣传合作

Good Design Award会与国内外各个机构相互合作,举办Good Design Award及Good Design Award获奖作品的宣传活动。有关具体活动请参照此处

信息发布

优良设计奖通过各种媒体发布信息。

JDP Website

“JDP Website”是广泛发布设计相关信息的网络媒体&档案库。这里汇集了设计师们的新动态;以设计为主题的活动及研讨会;挑选出与国内外的设计动向相关的专栏等,并提供有关社会、生活、产业、环境等各方面的信息。JDP Website以网络媒体特有的信息发布为主轴,不停地传达、纪录时时刻刻变化着的“设计的现状”。

免费邮件杂志 JDP Mail Magazine

“JDP Mail Magazine”是以优良设计奖相关话题以及设计活动为中心传达最新设计信息的邮件杂志。该杂志提供丰富广泛的信息以期成为与所有设计业界相关人士进行交流的媒体。敬请关注不断变革的优良设计奖的“现状”。

优良设计奖 官方Facebook

优良设计奖的官方Facebook账号。发布优良设计奖的最新动向及其相关活动信息。

优良设计奖 官方Youtube

优良设计奖官方Youtube账号。发布优良设计奖评委采访以及优良设计奖获奖设计师的演讲、说明如何参赛的动画等各种优良设计奖的相关信息。

优良设计奖 官方Ustream

优良设计奖的官方Ustream账号。采用流媒体直播优良设计奖记者发布会、优良设计百佳奖的设计师演讲、颁奖典礼等优良设计奖实施过程中的各种活动。

调查

关于优良设计奖的调查

优良设计奖定期实施关于赛事的调查。2014年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理解“优良设计奖”是“挑选好的设计的奖项”的受访者占比53.8%,把“知道优良设计奖的名称”的受访者也包含进来占比达85.5%。另外,理解“G标志”是“优良设计奖获奖证明”的受访者占比55.9%,把“知道这个标志”的受访者也包含进来,G标志的认知率高达79.0%。
以下是相关调查结果报告。

优良设计奖认知率调查

  • 2014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2MMB)
    调查时间:2014年12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100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 2011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1.5MB)
    调查时间:2011年4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100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 2007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1MB)
    调查时间:2007年9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035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 2005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680KB)
    调查时间:2005年8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015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关于优良设计奖的问卷调查

关于设计的意识调查

优良设计奖定期进行关于设计意识的调查。此外,也不定期地实施更为具体的意识调查。

关于设计的意识调查(国内)

  • 2014年度调查结果 (PDF/3MB)
    调查时间:2014年12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100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 2011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1MB)
    调查时间:2011年4月
    调查对象∶全国15岁以上男女(基于全国人口普查的年龄·男女人口的构成比抽样)
    有效回答数:2,100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关于设计的意识调查(海外)

  • 2014年度的调查结果 (PDF/3.5MB)
    调查时间:2014年12月
    调查地区:韩国、台湾、香港
    调查对象∶上述地区20岁以上的男女(分性别,20岁段,30岁段,40岁以上,均等分配)
    有效回答数:各地区300名
    调查方式:网络问卷调查

优良设计奖的历史和将来

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自1957年由日本通商产业省(商业部)以“优良设计商品评选制度(Good Design Selection System·俗称G标志制度)”为名创办以来,一直持续表彰“好的设计”。在这60年间,社会和我们需要应对的课题在变化,随之而来的对设计的要求也一直在改变。及至当下,我们需要应对的课题以及对设计的要求仍旧是瞬息万变的。
优良设计奖在时代变迁中灵活应变。它的进程更被视为可以代表日本设计和工业产业发展的“风向标”。在此,我们将赛事发展历史与当时的社会状况以及各种指标相对照,看看当时日本的设计和产业界都有怎样的里程碑事件,并将之分为五个阶段一探将来。

1.第一阶段 复活的时代

改变意识的设计 作用于意识改革的设计
“G标志制度”创设于1957年。设立契机可以追溯到8年前的1949年。当时的日本还未签署旧金山和约(1952年),仍处于GHQ(驻日盟军总司令)的管制之下。当年,英国通过GHQ就日本出口纺织品设计剽窃问题提出抗议,此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也相继批评日本出口产品的设计模仿问题,并影响到外交层面。针对这一情况,日本政府实施了出口检查以及出口设计专利登记·认定等制度。这些制度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从政府层面到民间企业都认为应该鼓励原创设计以根除模仿陋习。于是,1956年,在特许厅(专利局)内设置了“意匠奖励审议会(设计奖励审议组)”。
此时,在英国,基于“设计将有助于经济复兴和贸易发展”的观点,设立产业设计协议会(CoID),并开始实施优良设计商品评选等措施。此举引来各国的争相效仿。日本也不例外,有识之士结盟并开始举办各类活动:如设计的国际交流,与百货店合作的优良设计商品展示,在美术馆举办的设计展览等。
两相影响,1957年,意匠奖励审议会内部成立了“优良设计专门分科会(优良设计专项组)”,以建筑师坂仓准三为评审委员长(评审组长)的42位专家评委参与实施“优良设计商品评选”制度。优良设计奖由此起步。
当时,“设计”一词尚未普及,大多数企业也并不重视。据说评委们甚至需要亲自上街发掘“好的设计”。尽管评选过程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韧劲,但是,基于“要令本国产业和生活向前发展,设计是不可或缺的”这一强烈信念,评选制度得以成长壮大。
与此同时,日本企业也开始相继设置专门进行设计的部门。松下电器产业(现·PANASONIC)在1951年组建设计部门,东京芝浦电器(现·东芝)在1953年成立设计科。此后,更多各行业企业相继在企业内开设设计部门。
当各企业开始渐渐实践并导入设计之时,“G标志制度”在其创设第七年,即1963年时转为“公开募集形式”。而制度本身,也由当时的主办方——日本通商产业省逐步完善,令“为振兴出口开展设计”这一初始目标变得更为具体。
当时的日本出口商品因坚持“如果功能相同,就要追求更高的品质和更低的价格”这一方针赢得市场。相对于“追求原创性”,企业在设计实践中更注重的是“通过设计对制造精益求精”。为此,G标志制度的评审也从1967年开始引入品质检查,向追求“商品的综合品质”的方向转换,“G标志”渐渐成为评价“高品质商品”的标准。
而当时的经济环境方面,则以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为契机,开始了消费主导型的“伊奘诺尊景气(指代1965年11月到1970年7月期间的经济高度成长期)”,在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的同时,被称为新三神器(新三大件)的汽车、空调、彩电等广泛普及,是日本迈向经济大国发展的成长期。另外,长期的贸易赤字也在此期间得以扭转。

2.第二阶段 日本原创的时代

着眼于心灵富足的日本原创和国际化
70年代,随着经营者们对设计的认识不断深入,对G标志的民众认知度也超过了65%,成果显而易见。与此同时,1969年 ,综合设计推广机构、财团法人日本产业设计振兴会(现·公益财团法人日本设计振兴会,后文“设计振兴会”)成立,并于1970年从日本商工会议所(日本总商会)拿到G标志商标权的专属授权,于1974年受通商产业省委托接管G标志评选业务,此后,由设计振兴会专营主管所有事宜。
当时的经济环境虽然在石油危机的影响下曾有一时的衰退,但整体表现稳步向好,贸易量也有所增加。另外,正如1970年大阪世博会的召开所象征的那样,日本开始被要求对国际社会有所贡献。 随之而来的,是经济、产业政策由当时的生产至上主义、出口贸易为主转为关注国民生活品质的提高。70年代后半,面对“从今往后应该追求心灵的富足,还是继续物质富裕?”这样的问题,更多人选择应该“追求心灵富足”:这意味着设计的主题不再是单纯的物理性填补带来的效率和便利性的提高,而是针对人们内心潜在的“想要生活滋润”这一欲求,能给出怎样的解决方案。
在这样的环境下,索尼于1979年推出随身听(WALKMAN),1980年推出显像管电视(PROFEEL),本田技研工业则在1981年推出思迪(CITY),1983年推出思域(CIVIC),在世界范围都有很高号召力的产品陆续面市。在这一时期,由于设计开始关注“心灵富足”,所谓“日本原创”的产品也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
在G标志制度中,为了表彰这些引领时代的尖端设计,于1977年设立特别奖以表彰“各部门(类别)大奖”,1980年设置了“优良设计大奖”以表彰能够象征表率当年度设计的对象。另外,在1975年,德国的博朗公司以及芬兰的飞利浦公司报名参加,制度本身也开始国际化。在“综合提升生活品质”的目标驱使下,G标志制度于1984年将评审对象扩大至“所有工业产品”。在家电等消费产品领域不断涌现“好的设计”,人们对于产品的意识也不断提高。个人生活品质也随之得以充实提升。但是,当时的劳动、医疗以及教育等公共环境的状况则不容乐观。G标志制度提出“综合提升生活品质”这一目标,并推动各行各业更为积极地导入“设计”。
通过扩展设计的对象以扩大设计市场的同时,也形成一个契机,令以往在个人消费产品中累积的设计方法得以发展并应用到新的领域。各行各业的专家也被引进到评审委员会中,G标志制度变得更加开放。

3.第三阶段 价值变化的时代

价值观的变化和作为优良设计奖的再出发
80年代征服了世界的日本原创产品引发贸易不均衡,引发了以美国为中心发动的“压制日本(Japan bashing)”的一系列贸易摩擦问题。另一方面,日本国内则处于以不动产投机为代表的泡沫经济状态。此次泡沫经济在1991年开始崩盘。这使得人们开始怀疑此前的价值观是否正确。引人深思的事情并不止于此。1995年发生的阪神·淡路大地震,高速公路和建筑物的倒塌损毁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心灵冲击。同年,还发生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世界范围来说,1991年苏联解体和2001年美国遭受的恐怖袭击事件,安然事件等。一连串的事件令我们不得不对迄今为止深信不疑的事物提出质疑,并催生出“必须重新思考什么是最重要”的意识。
另一方面,欧美的设计先进国则出现了积极应对地球环境问题等的新设计潮流。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签署,令“环保”“通用”“可持续”等单词在设计领域也频繁出现。以此为背景,G标志制度也以“日本设计应该致力于引领国际先进水准”为新的目标,提出“交互设计(能够与使用者对话的设计)”“通用设计(使用时没有差别的设计)”“环保设计(考虑地球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设计)”,并于1997年新设了与之相对应的三个特别奖项,更为直接地促进这几个方向的设计发展。
与此同时,也对于G标志制度本身进行了重新规划。由于制度当初“促进产业界积极导入设计”这一目标已基本达成,大家开始探讨“如果持续实施此项目,它需要担负的责任是什么”。经过讨论,以政务精简为背景,由通商产业省主办的“优良设计商品评选制度”在1997年终止,翌年1998年由日本产业设计振兴会主办的“优良设计奖”实现了新生(民营化)。
从“评选”到“奖”,评审标准也大幅度转向为“表彰并推荐优点”,并将活动重心转移到“发现好的设计,将之传达给社会”。其中一点就是把此前只对相关人员开放的会场在评审结束后向一般民众开放。另外,把设计的概念从“产品”领域广泛扩展,新设了积极表彰向新领域发起挑战的设计之“新领域设计部门”(1999年),以信息或者媒体本身为设计对象的“传达设计部门”(2001年)。
在这一时期,随着社会整体价值观逐渐发生变化,优良设计奖本身也应时代变化而变化。

4.第四阶段 价值多样化的时代

信息的变化以及优良设计奖轴心的改变
进入21世纪以来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急速发展。2000年以来,随着网络普及率的飞跃式增长,网络普及率从1997年的9.2%急速发展到2005年的超70%。此外,手机签约台数也从1996年的867万台发展到2005年的近10倍的8577万台。ICT的发展激化了商业世界国际化进程。优良设计奖也在2000年开始接受网络报名,从海外的报名件数也开始增加。基于此种趋势,优良设计奖的“鼓励好的设计”活动开始不仅在日本国内,也在海外,尤其以亚洲地区为中心积极扩展。2003年开始连续三年举办了表彰东南亚各国设计的“优良设计奖·东南亚设计精选(Good Design Award·ASEAN Design Selection)”。2008年开始协助泰国开设新的国家级设计奖项“卓越设计奖(Design Excellence Award)”,并进行评委互派等制度合作。另一方面,以优良设计奖诞生50周年为契机在欧洲参加了意大利的米兰国际家具展。由于展览反响极佳,到2009年连续举办了3次。
ICT带来的不仅仅是国际化。通过ICT,我们得以从各种各样的信息源取得信息,任何人都有可能面向全世界发出信息。不只是媒体,在一般生活者的发言也开始具备很大影响力的同时,我们也能够更轻易地接触全然不同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也带来了价值观的多样化。
另一方面,在国际化和多样化价值观交汇混杂的时代,人们开始关注并讨论设计所应担负的责任。我们也多次探讨未来设计的责任,并在此基础上规划优良设计奖的赛事重点和形式。在2008年,从以往的“从产业界视角进行评审”的方针转为“以近未来生活者的视角(从供给方转为需求方)”,进行了很大的改革。随之而来的,是将评审对象由原来的各类别新编为“身体·生活·产业·社会”四个领域。新设“可持续发展设计奖(Good Design Sustainable Design Award, 2008年)”、“先端设计奖(Good Design Frontier Design Award, 2009年)”等,重建了奖项构成。另外,作为优良设计奖需要长此以往面对的根本性主题,提出以“人性(HUMANITY)·真实(HONESTY)·创造(INNOVATION)·魅力(ESTHETICS)·伦理(ETHICS)”五个关键词作为优良设计奖的理念。
ICT的发展不仅促进了国际化发展,也令我们和信息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并带来了价值观的多样化。优良设计奖本身则是从“供给方的理论(视角)”这一轴心转换为“需求方的理论(视角)”,从生活者角度观察处于各种相关性下的事与物。

5.第五阶段 共享的时代

现在,什么是好的设计?
在00年代急速发展的ICT进一步加速,现在一切物件似乎都将被网络连接起来。国际化的进程也稳步向前。优良设计奖继2008年的泰国“卓越设计奖(Design Excellence Award)”,更在2012年携手印度开始了“印度设计标志奖(India Design Mark, I Mark)”,2014年携手新加坡开始了“新加坡优良设计标志奖(Singapore Good Design Mark, SG Mark)”,扩大了国际合作范围。
另一方面,随着社交网络服务的出现以及云技术的进步,信息之间也可以被连接并共享。信息共享的趋势以开源开发或创新实验室(Fab Lab)的形式进化,在现实世界里共享·合作,开始成为驱动社会的原动力。在优良设计奖里,如何建立共享·合作的赛事结构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课题之一。作为其中一环,我们于2013年开始导入参赛者和评委可以直接共享信息的“对话型评审”。
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很多超出我们预计的事情不幸发生,带来了巨大的伤亡损失。地震之后,超市和便利商店的柜台上,各种各样的商品都被一抢而空。夜晚也陷入一片黑暗。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许多人开始思考“现在,我们能做什么”以及“现在,真正必须的是什么”。一个很大的价值观的转换就在此时此刻发生。这,也成为优良设计奖再次思考“究竟什么是好的设计?”这一诘问。虽然优良设计奖至今为止也经常反问“什么是好的设计”,但是,在价值观转变的当下,正是再度思考“好,以及优良设计奖的再定义”的最佳时机。
近年来,在设计本身发生变化的同时,社会大环境中的设计存在方式也大幅改变。当我们身边的物件开始渐渐不再具备“形态”,与之相对的,在生活中,“服务”、“系统”这类的“功能”益发重要。设计,能够帮助人们更为入微地把握环绕自身的环境状况,其“环境中的媒介”这一功能开始展现。今后,从这些角度来把握设计意义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多。